"天一生水,人同自然,肾为北极之枢,精食万化,滋养百骸,赖以永年而长生不老。"   这是出自于道家《太上纯阳真君·了三得一经》中对于长生不老的记载。永生,是一个我们并不陌生的词语,在我国的历史上有着数之不尽的帝皇们为了它不断探究,试图永远掌握自己的皇权,但是却从未有人成功。   对于生命的连续,从秦始皇时期开始,向来到现今的科学家们都在乐此不疲的钻研着如何延长生命。来自于未知的永生隐秘不断勾出人们最深层次的好奇心。而就在2012年一篇论文的发表引起了人们的震动。一名疯狂的科学家为了追求永生,竟然给自己注射了350万年前的细菌,2年后失去了笑容,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行为,令人十分好奇。   在2009年的冬天,一位执着于人体寿命的俄罗斯科学家阿纳托利布·布鲁什科夫来到了西伯利亚。由于对雅库特人族群十分长寿的研究,考虑到海拔、温度和植被等方面,布鲁什科夫来到西伯利亚的冻土荒原上寻寻那些存活时光极长的生物。   布鲁什科夫是莫斯科大学地球科学系的主任,对于地球各个地区的特色都有着异常深的研究。同时他也保持着对那些长寿人群的好奇,对科学的狂热让他无法按捺住自己想要探究长寿物种的隐秘。   于是布鲁什科夫开始了在西伯利亚上的疯狂勘探。连年的冰雪和低温让他在勘探过程中惊险频频,并且由于这极度苛刻的环境他几乎没有创造什么生物。直到他来到了一处永冻土上,周密机器的高频搜索终于让他创造了奇迹。   这是一种在如此恶劣环境下生存的异常正常的细菌,并且在布鲁什科夫带回基地举行检测后创造,这种细菌竟然已经有了350万年的年份了,那可是人类还在从古猿进化过来的年代啊。这只如此高寿的细菌,立马就引起了轰动。   布鲁什科夫马上对这种细菌举行了异常多面深层次的实验,由于创造这种细菌的结构和芽孢杆菌异常相似,他便给它们命名为芽孢杆菌f。布鲁什科夫马上开始了对活体实验的预备,目标是仓鼠和植物两种比照,结果是注射芽孢杆菌f后的仓鼠和植物都展现出了比寻常更为活跃的生长力,并没有闪现副作用。   依据布鲁什科夫的分析,这种芽孢杆菌f的作用应该是和芽孢杆菌十分近似的,但是多了一些共同的物质能够让它们保持漫长的寿命。同时由于冻土的融化,存在于冰封之下的细菌们随着冰川水流入到了当地的居民水源中。而正是这种方式才让当地居民寿命漫长,这也可以判断这种细菌是无害的。   已经深深陷入探寻隐秘之中的布鲁什科夫完全认可自己的想法,并且不顾众人反对,凭借着大无畏精神对自己注射了这种芽孢杆菌f。怀着极为激动忐忑的心,布鲁什科夫对自己举行了长达两年的医学观看。   在这两年时光里,布鲁什科夫创造自己竟然一点病都没有产生,就连细小的感冒都不曾发作。两年里他都处于正常生活的状态中,甚至感觉自己的体力还有了一丝改善。但是对于布鲁什科夫的身体外貌却没有任何的改变,反而随着两年过去皱纹更多了几分,充满遗憾的布鲁什科夫和他的团队只能宣告这种细菌对人体产生不了大作用,他也失去了创造奇迹的笑容。   生命是奇妙的,对生命的探究也是永无止境的。在世界上目前最长寿的人,是来自印度的一位146岁高龄的老人,生于1870年,在2017年病逝。老人透露自己并没有任何养生和健身的习惯,唯一的一点就是保持了一个无欲无求的心态,始终保持着平静。而这也更是让人对生命的奇妙充满了好奇。   在最新的科技研发里,芽孢杆菌f除了具有芽孢杆菌的一些功能以外,还可以一定程度上提高人体的免疫力。针对它们的抗衰老性,科学家们还在夜以继日的研究着,不少闻名的医学、生物学专家都对它们保持着异常高的兴趣。   在古代传奇中的永生是否存在尚且无法得知,但能够被我们确定的就是生命的本身有着无穷无尽的奥妙,更带来了异常多的可能性。谁也无法想到竟然会有一种细菌能够存活350万年的,但是作为生命,它们确的确实做到了。生命是神圣美好的,同时它在历史上亘古不变的存在也告诉我们,理应为之抱有一颗敬畏之心。